校友风采

找到自己,我用了整整30年——1991届电信学院 赵有华

一一你被同龄人拉开差距,是在什么时候?我是在 1991 年,在北京读完大学后。当时,很多同学选择了出国、留京,或者留在省会城市,而我回到老家烟台,做了铁路通信的一名工程师。在我看来,同样是做工程师,在北京局跟在济南局,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,工作性质一模一样的,连工资都拿的一样多。这个决定,让我很快被同龄人甩在了身后。

一、我想逃脱一成不变的生活

回到老家,很快我就发现了差距:同样做通信,北京局的同学维护的程控交换机,而我维护的,是一套机械制的交换机,上学时都没学过。看着密密麻麻的电路图,听着哐哧哐哧的机械声,我就头疼。

90 年代初期,在烟台这种铁路基层单位,正规院校的大学生特别少,我的表现也时常让身边的老师傅摇头:大学生真没用,眼高手低。老师傅说的没错,我,一个曾经的学霸,居然在 96 年职称晋升考试时,连基本的计算机应用都不会,因为我没见过。不过说实在话,相比身边的高中同学,我的工资是拿得最高的,还能到处出差用免票,很多人羡慕我。就这样,我稀里糊涂过了 5-6 年。

90 年代中后期,国内通信市场大发展,很多外企巨头,爱立信、北电、摩托罗拉这些公司纷纷进入中国市场,各大通信运营运营商,联通、网通、移动也在轰轰烈烈地招人。我的很多同学们,在北上广、省会城市的,都纷纷跳槽了,拿着令人艳羡的,高于我 10 几倍20 几倍的工资,出入五星级酒店,每天出差的补贴都是 300-500 元。更大的差别还在于,同学们接触的是行业最前沿、最先进的技术,我还在守着一个 70 年代的老设备,过着每天一成不变的生活。

我就这样过一辈子吗?那时我经常站在烟台火车站通信楼上,远望着来来往往的乘客,心就像烟台秋日蓝天上的白云,漂啊漂,不知道该去哪里。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!我想换个环境,我想去省会,去济南通信段,但联系了两次都没成功。

直到 1999 年夏天,我有机会跟通信段段长,在烟台的老站台上,聊了不到 10 分钟。他问我:“为什么要想调走呢?”我说:“我经常做一个梦,站台上这辆绿皮车徐徐开走了,我们的同学们都在车上,我拼命的狂奔,还是没赶上,每到这个时候,我就突然惊醒,半天睡不着。”大约我这番话打动了他,段长二话没说,同意了。 到济南之后,情况其实并没有本质变化,只是维护的设备高级了一些,但人际关系复杂多了,我产生了到外面看看的想法。